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外快讯

疫情之下,欧美国家归还文物进程开始加速

发布时间:2021-11-25 09:23 作者:管理员 浏览:28次

来源:《中国美术报》第244期 域外美术

原标题:《疫情之下全球文物归还典型案例》

当我们审视人类历史的时候会发现,对人和资源的系统性劫掠,很快地就产生了殖民地和殖民主义。这是全人类都无法回避的一个历史污点,当今世界中诸如种族主义的种种问题,都来源于殖民历史。

众多流失的文物曾经在不同的大陆被掠夺,并通过交易出售给藏家或博物馆。还有因为战乱等原因,同样造成大量文物被掠夺或丢失。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来自各个大洲的出色的文化艺术精品,丰富了欧美国家几乎每一个叫得上名字的博物馆,也润色了几乎每一场涉及文物的高端拍卖会。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以来,欧美国家归还文物的进程显然开始加速了。这当然和疫情对世界的影响——尤其是对全球化的负面推进有着重要关系。然而欧美众多博物馆在近一年来加速归还文物的行动,终归是一个好的信号,它给了疫情中的世界一个希望,或者说一个新的转机。那我们不妨看一下近期发生在国际上的热门文物归还事件。

比利时归还殖民统治时期掠夺的刚果(金)文物


比利时向刚果民主共和国归还的占卜用的木雕 图片:伦佩茨美术馆

作为曾经在海外拥有殖民地较少的比利时,其国内对于自己的殖民历史一直缺乏认知。然而,随着归还文物的话题在欧洲国家的迅速蔓延,比利时也把归还文物提上日程。该国的科学政策国务大臣托马斯·德米恩近期指出,正在考虑将数家国有博物馆中的非法藏品归还给刚果民主共和国。这一行动标志着比利时在纠正殖民历史观方面迈出了新的一步,同时也意味着两国关系将进入一个新时代。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这一批归还的文物主要来自于比利时皇家中非博物馆。这家博物馆是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在殖民刚果十年后为了专门展示掠夺自刚果的艺术品而创立的,藏品几乎全部是掠夺而来。而这批归还文物只占博物馆收藏的极小一部分。比利时政府近日宣布将成立一个专门处理殖民主义问题的委员会,但该国议会至今没有通过。比利时国内的策展人和学者也共同向政府上书,建议全面归还殖民时期获得的艺术品,但这份报告的生效时间被定在了2024年,将会发生什么变化仍然充满变数。

德国法兰克福世界文化博物馆归还美国印第安原住民服饰


法兰克福世界文化博物馆归还的美国原住民服饰 图片:法兰克福世界文化博物馆

2019年,美国印第安原住民拉科塔(Teton Lakota)族的酋长杜安·奥科洛格卡在参观德国法兰克福的世界文化博物馆(Weltkulturen MUseum)时向博物馆方展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他的曾祖父正穿着博物馆中展示的一件外衣。此举促使了世界文化博物馆加入了归还文物的行列,准备全面评估自己的藏品。

这件文物是该博物馆在1908年通过与纽约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交换而得来的。这两个国家,通过归还印第安原住民的文物来彰显自己在文物回归方面的态度和对历史的反省,算得上一个好的开始。

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归还哥斯达黎加前哥伦布时代文物


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归还哥斯达黎加的小型金饰 图片:pinterest

2020年10月,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向哥斯达黎加政府正式移交了大约1300件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以前的文物,包括雕塑、陶器、木制雕像和金属器物。在过去十年中,这是该博物馆第二次向中美洲国家归还文物。

这1300件文物属于同一个收藏者——美国铁路大亨麦纳·基思。19世纪末20世纪初,基思在哥斯达黎加拥有多个香蕉种植园。他借助自己的铁路把哥斯达黎加的香蕉运至美国的消费市场,还娶了哥斯达黎加总统的女儿为妻,一手缔造出“香蕉共和国”。这些文物是基思在开辟香蕉种植园时挖掘出来的,通过捐赠和售卖被布鲁克林博物馆获得。令人生疑的是,布鲁克林博物馆没有启动任何法律上的程序就归还了这一批文物。

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归还非法交易的古印度文物


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青铜雕像 图片:BBC网站

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近期宣布,已经向印度政府归还16件从艺术品贩子苏巴什·卡普尔手中购入的文物。此外,另外三尊从卡普尔处购入的雕塑也已从美术馆的馆藏中移除,并且将在确定了它们的原属国之后归还。

此次归还活动的原因非常明确:卡普尔在2011年因盗窃罪和走私罪被印度当局抓获,从其手上流失出的艺术品均被视为非法。2014年,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在多方压力之下启动了“亚洲艺术溯源”项目(Asian art Provenance project),针对卡普尔事件中的文物进行评估和归还。如今历经七年,完成了16件文物的溯源工作。

私人藏家归还柬埔寨 10世纪的塞犍陀神像


柬埔寨追回的10世纪塞犍陀神像 图片:《纽约时报》

柬埔寨是东南亚的文明古国,境内的神庙遗迹和文物无数,但相关的安保工作显然不够完善。1997年,柬埔寨国宝、一尊印度教战神塞犍陀的10世纪雕像在柬埔寨巴萨格夏(Prasat Krachap)神庙被盗。20多年过去了,在柬埔寨政府一系列民事申诉后,这座神像终于在今年7月底被归还。

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柬埔寨经历了激烈的内乱,大批文物在战乱中丢失。很多文物经由泰国被运输出境并在国际市场上交易。这尊神像正是被英国古董贩子道格拉斯·拉奇福德以“泰国艺术品”的名义出售给纽约的私人藏家。在接到了柬埔寨政府的民事申诉后,现收藏者决定归还。

这是一起典型的通过法律手段追回文物的例子,能够顺利回归的根本原因在于这件文物丢失的年代并不久远,相关偷盗者、掮客或藏家的身份容易确认。柬埔寨政府对这件文物的回归相当重视,但其他海量流失文物的追索看上去仍然遥遥无期。

美国归还伊拉克战争中掠夺的文物


苏美尔文明时期的吉尔伽美什史诗泥板 图片:美国司法部网站

2003年爆发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军在伊拉克掠夺了超过10000件艺术珍品。近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归还伊拉克近几十年来(包括海湾战争期间)掠夺的大约17000件珍宝。这一决定非同小可,因为这些文物中包括了刻有吉尔伽美什史诗、具有3500年历史的泥板以及其他众多拥有悠久历史的两河流域文明的艺术精品,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战争给人类带来难以愈合的伤害,对文化艺术的损害更是无可估量。饱受摧残的伊拉克曾经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古代文明遗物不应该因为人类自己的贪欲和偏见而承受消亡的危险。美国归还文物看上去像是一种慷慨无私的行为,但其2003年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已然对当地文明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

从近期文物回归的这些案例可以看到,无论是殖民时代留下的痼疾,还是近现代以来的非法交易,文物流失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人类文明的损失。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拒绝归还原属地文物的借口,包括任何出于保护、展示或研究的借口。文物在近一年多来的加速回归,希望不只是归还方显示自身善意的姿态,而更能够预示出一个光明的未来。